远山淡影

昨天晚上熬夜读了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脑海里都是跳跃性的琐碎的情节。石黑从第一本书开始就将如真似幻的回忆作为其作品的主要题材,以第一人称视角、一贯到底平淡的腔调,进行大量不可靠的叙述。将记忆中的事物不断美化与篡改,甚至将发生在自己往事安插到脑海中虚构的人物身上,以掩盖过去留下的创伤。石黑解释说:“我就觉得用这种方法写小说很有意思:某个人觉得自己的经历太过痛苦或不堪,无法启口,于是借用别人的故事来讲自己的故事。”

石黑虽是英国作家,在日本只生活了五年,但在其作品中仍缺失不了日本人独有的阴郁到极致的气息。也许他以长崎为背景并非有意描述战后的人们的心理与生活,但这些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全文中。

第二部中公媳相处的情节让我想去了多年前读的川端康成的《山音》。当时读起来觉得寡淡无味,重复着一些家长里短的对白,应该是没有读完。刚才找出这本书来翻看,发现最后几页还留着几行笔记。果然记忆都是不可靠的。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