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舞!舞!》

孤独而又不失真诚和温情,无奈而又不失豁达与幽默,厌倦而又从不自怨自艾自暴自弃,身处社会边缘而又拥有自成一统的价值观和付诸行动的良知和勇气,这既是“我”面对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采取的生存策略,又是一种自我救赎行为。

书摘

我对我本身到底知道什么呢?我通过自己的意识所把握的我,难道是真实的我吗?正如灌进录音带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一样,我所把握的自身形象恐怕也是自己随心所欲捏造出来的扭曲物……

统统一路货色。一切都一成不变。任何时候、任何年月、任何时代,事物的发展方式都如出一辙。变的只是年号,只是交椅上的面孔。这种无聊至极的破烂音乐哪个时代都存在过,且将继续存在下去,如同月有阴晴圆缺一样。

一个偶然的什么,会突然触动心中最脆弱的部分。

我们生活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浪费是最大的美德。政治家称之为扩大内需,我辈称之为挥霍浪费,无非想法不同。不过同也罢不同也罢,反正我们所处的社会就是如此。

浪费是引起矛盾的燃料,矛盾使得经济充满活力,而活力又造成新的浪费。

同杰克·伦敦那波澜壮阔的伟大生涯相比,我这人生简直像在橡树顶端的洞穴里头枕核桃昏昏然等待春天来临的松鼠一样安然平淡。

空气凛然而澄澈,街头到处如蚁冢般隆起的、被汽车废气染成灰色的雪堆,也在夜晚的街灯下显得那般洁净而富有幻想意味。

这些建筑如小孩换牙那样新旧共存,在街头形成一种奇妙的景观。

通过集约和分化,资本这具体之物升华为一种概念,说得极端一点,甚至是一种宗教行为。人们崇拜资本所具有的勃勃生机,崇拜其神话色彩,崇拜东京地价,崇拜“保时捷”那闪闪发光的标志。除此之外,这个世界上再不存在任何神话。

记者全力以赴地揭露内幕,然而无论他怎样大声疾呼,其报道都莫名其妙地缺乏说服力,缺乏感染力,甚至越是大声疾呼越是如此。他不明白:那等事甚至算不上内幕,而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的必然程序。人们对此无不了然于心,因此谁也不去注意。巨额资本采用不正当手段猎取情报,收买土地,或强迫政府做出决定;而其下面,地痞无赖恫吓小本经营的鞋店,殴打境况恓惶的小旅馆老板——有谁把这些放在心上呢?事情就是这样。时代如流沙一般流动不止,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作为报道我以为是成功的。材料翔实,字里行间充满正义感,但落后于时代。

战争这玩意儿笃定有的,任何时候都有,不会没有,看起来没有也一定有。人这种东西,骨子里就是喜欢互相残杀,并且要一直杀到再也杀不动的时候

已有 2 条评论
  1. wys wys

    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力量,并没有上帝的光环,让行走的人们失去方向感,想在找不到矛盾的地方自我救赎。

  2. 村上春树的小说里最喜欢的一本,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浪费是美德”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