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维生活

庚子年的第九天早上醒来,我确信这不过是这二十多天疫情笼罩下的生活的延续。我放弃了睡前醒后看一眼疫情新闻的习惯——既然病毒像阴沉的积雨云般地扩散出来,数字的多少已经没了意义,更何况,这样只会无端地增加心里的不适。

尽管刻意地不去留意相关的新闻,信息还是无可避免地从四面八方源源流入脑中。有的人偷吃野味,有的人高价卖口罩大发国难财,有的人持刀砍伤一线的医务人员,有的人四处散播谣言,有的人以权谋私,捐赠的钱财物资化为己用。坏人有很多,坏的方式也百花齐放。

半个月里,取消了一切没有必要的外出。不过即便没有病疫,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想见的人。整日价宅在家里,反复着在学校里闲暇时候才能拥有的一切娱乐活动,打牌、读书、看电影。一局作罢再来一局,一本读毕再来一本,一部看完接着一部。

禁足的日子并没有那么难打发。无非是将所有的外出活动用其他形式替换,可以随意地重新排列组合到每一天的时间里。无非是时间的刻线变得模糊,黑夜与白昼渐不分明。无非是洗手的时间代替的洗袜子刷鞋的时间,一成不变的睡衣代替精干的外装,外出的欲望代替了休息的欲望,家庭里的龃龉代替了家庭外的龃龉。不同的是,生活失去了最后一个维度,不再是校园里的两点一线。无论我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四面八方去观察,都只能看到生活坍缩成了一点。

周围的人都活在这零维的一点中。不论是进食、娱乐或是休息,正着或者逆着没有什么分别。如此这般的生活并没有不好到什么程度。有时我甚至觉得这才是正常的生活,但这确确实实是错觉。

已有 7 条评论
  1. 网络和现实也是两个空间吧

  2. 很久没看书了

  3. 难熬

  4. 唉你们不用上网课吗

    1. 今天才开始上,不过没有签到、作业,时间也短。你是不是也得给学生上课呢?

      1. 不用,我还不想当主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 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