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新秋又见新人笑

逾一月没有光顾博客,已经长满了杂草。八月下旬至九月中旬,这一段时间除了早已列入日程的大小十余场比赛,还有不少繁杂的琐事,无暇顾及于此。

网络赛打得中规中矩,三分之一的名额得益于连出乌龙的银川赛区。网络赛使用了去年现场赛的原题,在舆论压力下主办方不得不开了另一场重赛。重赛时更是由于服务器配置过低的原因导致一部分高校提交不了程序而被迫退赛,以至于我校夺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尽管有些胜之不武的意思,但结果算是敲定下来了。

网络赛绝大部分的输出全靠队里的学长。自己在比赛过程中贡献甚少,自忖与学长真是云泥之别。不必说现在多长一岁、多学一年的如今的他们,就算是在去年暑假,他们在多校训练上打到的成绩也是一路攀升,非吾曹之所能及。

九月初,我成为了本专业新生的代班长,负责在新生教育周里帮助他们尽快融入大学生活。这一周里,带着他们开班会、上课、听讲座、聚餐喝酒,日子过得既快且快活。

初入大学校园的孩子在人群中太容易分辨了,不光是因为女孩子不施粉黛的素面,男孩子也一样一眼即能望穿。有几个位少数民族的小伙子在去年已经来到大学读了一年预科班,举手投足、一言一行之中已显现出同伴间没有的“油滑”。那么在两年后,或者五年后,在我踏入职场时,料想别人眼中的我也会是这般青涩幼稚。

尽管相差不过两岁,我与他们却是两个不同世纪出生的人。从他们的稚气的脸上,我总能捕捉到一些熟悉的感觉。一些让我想起大一时的自己和朋友,而一些又像是经年未见的旧人,印象里只有幼年的模样,他们填补上了时间轴上的空缺。

和人刚认识的时候总是热情而虚伪,新鲜又浪漫。室友间、同学间总是异乎寻常的包容和照顾,两年前的我们也是。但不过一个月,心底里欢喜谁,讨厌谁,谁对你好,谁又对你充满成见,都该清楚了。

今年六月,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我未能成功卸任青协的会长,我也因此郁闷不已。在开学周的招新宣讲会上,青协却一反以往三大组织中的最劣地位,收到的报名表竟然达到了学生会和团委的总和,俨然一副第一大组织的模样。至于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对志愿者和志愿者协会大吹法螺夸夸其谈,引导新生错误地将做志愿和加入青协捆绑在了一起,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成功的“诱骗”到了新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代班长的身份,新生们,尤其是本专业的孩子对我极其信任与喜爱,带动了整个宣讲会的气氛,填报青协人等络绎不绝。

不管怎么说,学习生活逐渐重新步入正轨,留任青协会长目前没有占用我的课业时间,绝大部分工作也都交由副会长和部长团去应付,倒是借此也结识了一众可爱有趣的学弟学妹,目前的状态倒也还算满意。

仅有 1 条评论
  1. xc xc

    烩饼,烩饼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