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老子道德经第四十五章中写道:『大盈若冲,其用不穷。』金庸先生对于令狐冲与任盈盈的取名是否源于此不得而知,冲盈二人确是令人钦羡的一对知音伴侣。一个是名门正派的大弟子,一个邪魔外道的圣姑,泾渭分明的二人,灵魂却异乎寻常的契合,琴瑟地般交融在了一起,化作两情缱绻的“千秋万载,永为夫妇”

“此辈俗人,怎懂得你我以音律相交的高情雅致?他们以常情猜度,自是料定你我结交,将大不利于五岳剑派与侠义道。”又说,“你我今晚合奏,将这一曲《笑傲江湖》发挥得淋漓尽致。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

林平之

林平之的在作品的前期形象非常正面,尤其是在出场时俨然一副男主角的样子。一个眉清目秀、豪侠好义的少爷,无端惨遭灭门之难后表现出来的隐忍令人难以想象。为了报仇,他甘当乞丐驼子,肯喊木高峰爷爷,急拜岳不群为师,肯遭岳灵珊欺负,师兄们的白眼,愿意勤加练剑,闻鸡起舞。

大多数人反感林平之这个角色是因为他自我阉割,放弃了作为男人的尊严和底线。倘若学习葵花宝典的先决条件是壮士断腕或断臂一类的损毁身体的其他部位,那么林平之在报仇后一定会被人推崇敬仰,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数载手刃灭门仇人,谁都得称他一句好汉子。

我很理解林平之的选择,自宫练剑对他来说是有一种使命感在里面的。灭门之灾由辟邪剑谱所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父辈不肖没能得其真传,像是三岁的娃娃抱着一大只金元宝走在大街上,所有人都虎视眈眈,贪图这本剑谱。学之可手刃贼人而后快,还能凭一身本事独步天下;尽管投师于华山门下,但报仇雪恨不是眼前能看见的。

特别是当他在悬崖边上亲耳听到师父岳不群也是在利用自己窃取剑谱,伸手接到岳不群丢出的剑谱时,这一刻他不得不相信,自宫练剑就是他的宿命。身边的人都在觊觎着手中的这张剑谱,甚至是最亲近的未婚妻和师父都在利用自己。不自宫父母之仇不得报,自宫之后又做不成人。但是,父母之仇都不能报,还做什么人?

直到林平之亲手杀了高木峰和余沧海,屠了青城派满门,至此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所当然。而他接下来杀岳灵珊向左冷禅投诚可算作是走投无路时的求自保之举。纵观整本书,林平之可以算得上是三观较正的人。死在他手下的人,几乎没有多少冤屈。然而,令狐冲、任盈盈等正面角色也常有滥杀无辜的时候,却没人站出来指出他们不对。

仪琳

令狐冲为救仪琳与田伯光斗成重伤,后又被罗人杰一剑刺入胸口,仪琳抱着令狐冲的“尸体”糊里糊涂地乱走。

可是这时候,这念头她再也压不住了,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心中:“当我抱着令狐大哥的尸身之时,我心中十分平静安定,甚至有一点儿欢喜,倒似乎是在打坐做功课一般,心中甚么也不想,我似乎只盼一辈子抱着他的身子,在一个人也没有的道上随意行走,永远无止无休。我说甚么也要将他的尸身找回来,那是为了甚么?是不忍他的尸身给野兽吃了么?不!不是的。我要抱着他的尸身在道上乱走,在荷塘边静静的待着。我为甚么晕去?真是该死!我不该这么想,师父不许,菩萨也不容,这是魔念,我不该着了魔。可是,可是令狐大哥的尸身呢?”

读到这里时,我想起了在《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抱着赵敏在山谷中也是这样的心境:

说到这里,两人谁也不好意思往下深谈,休息一会,张无忌再替她敷药,抱起她又向西行。赵敏靠在他肩头,粉颊和他左脸相贴,张无忌鼻中闻到的是粉香脂香,手中抱着的是温香软玉,不由得意马心猿,神魂飘飘,倘若不是急于要去营救义父,真的要放慢脚步,在这荒山野岭中就这么走上一辈子了。

春光苦短,好景易逝。都想要美好的瞬间能够长久,一辈子也不嫌多。仪琳面对令狐冲的感情很直白,清楚令狐冲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到自己身上,所以一直克制着对其的爱慕之情,不光是行为上加以克制,连心理上也不容得一点越轨。仪琳与《倚天屠龙记》中的小昭、《鹿鼎记》中的双儿是同一种类型,对待爱情不争不抢,完全无私,只希望对方能过得幸福。

受伤的令狐冲和仪琳为躲避青城派的人逃出城外,令狐冲叫仪琳去偷瓜。

令狐冲道:我见来的路上,左手田里有许多西瓜。你去摘几个来罢。仪琳道:好。 站起身来,一摸身边,却一文也无,道:令狐师兄,你身边有钱没有?令狐冲道:做什么?仪琳道:去买西瓜啊!令狐冲笑道:买什么?顺手摘来便是。左右又没人家,种西瓜的人一定住得很远,却向谁买去?仪琳嗫嚅道:不予而取,那是偷……偷盗了,这是五戒中的第二戒,那是不可以的。倘若没钱,向他们化缘,讨一个西瓜,想来他们也肯的。
...
脑海中又出现了令狐冲唇干舌燥的脸容,咬一咬牙,双手合十,暗暗祝祷:菩萨垂鉴,弟子非敢有意偷盗,实因令狐师兄……令狐师兄要吃瓜。转念一想,又觉令狐师兄要吃西瓜这八个字,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理由,心下焦急,眼泪已夺眶而出,双手捧住一个西瓜,向上一提,瓜蒂便即断了,心道:“人家救你性命,你便为他堕入地狱,永受轮回之苦,却又如何?一人作事一身当,是我仪琳犯了戒律,这与令狐大哥无干。”捧起西瓜,回到令狐冲身边。令狐冲于世俗的礼法教条,从来不瞧在眼里,听仪琳说要向人化缘讨西瓜,只道这个尼姑年轻不懂事,浑没想到她为了采摘这一个西瓜,心头有许多交战。
...
坐了一个多时辰,自己也有些倦了,迷迷糊糊合上眼想睡,忽然心想:待会他醒来,一定肚饿,这里没什么吃的,我再去采几个西瓜,既能解渴,也可以充饥。于是快步奔向西瓜田,又摘了两个西瓜来。

短短一个多时辰,仪琳已从最初不想偷瓜犯戒时的天人之战,变得如此轻车熟路。一个纯洁无暇、不沾尘埃的女子,为了自己所爱之人,敢于去触犯自己的戒条,做出内心无可原宥的行为,甘心为他受到罪罚。

仪琳一生活在对心上人的思慕之中,唯有青灯木鱼相伴,最是凄苦。

已有 3 条评论
  1. 林平之身负血海深仇,这是金庸给他的宿命
    且之后的生涯做事不择手段,我个人觉得不能说的上三观很正,只能说很同情,是个悲剧人物。

  2.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3. txh txh

    金庸似乎和妹妹有仇,许多作品但凡小师妹都比较悲剧,令狐冲的小师妹,还有尼姑小师妹,最后都没能和令狐冲在一起,第一次看笑傲江湖,乍一看以为,笑傲江湖是一本后宫作品,哈哈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