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了他》:问世二十年至今仍无定论的悬案

从书名可以看得出来,《我杀了他》是《谁杀了我》的姊妹篇。本书延续了上一本书的形式,在结尾没有点出凶手是谁。相较而言,这次的推理难度要大了许多:不仅是待定的嫌疑人由两位升级到了三位甚至四位或者五位,更重要的一点是,全文由神林贵弘、骏河直之和雪世香织三个视角来回切换,没有第三人称的叙述,这也就意味着书中给出的信息的真实性有待考量,每个人吐露的自白都有可能包含着谎言。

尽管读本书的起因是明知道这是《谁杀了我》的姊妹篇,还想再尽推理之兴,但在读小说开头时还是掉进了东野圭吾布下的“陷阱”。小说开始描写了神林兄妹的禁忌之恋以及神林贵弘遭遇恐吓的经历,让我相信了凶手正是这位心理扭曲的新娘的哥哥,错以为这是一本注重社会少数群体心理的社会推理。而在接下来我也被作者牵着鼻子一步步地跟着其给我的暗示做出自己对案件错误的还原。

故事的最后依然是加贺探长以及众位嫌疑人聚集在案发现场,抽丝剥茧般地将真相一步步还原。在本书中加贺探长只是以配角的身份出场。作为死者的未婚妻神林美和子,书中没有以她为视角的描写,而三人的视角中对其描写部分较为单薄,没有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形象。外表看似纯洁而柔弱的她,却能在最后强势地召集齐三位嫌疑人和加贺探长来到案发现场还原事件的本末,而神林贵弘惊奇地意识到,美和子想要的不是为丈夫穗高诚报仇,而是利用这段表面婚姻来结束自己的不伦之恋。读到这里我心里一颤,书中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描写了三个嫌疑人内心的很多阴谋,但在外表看似白璧无瑕的美和子内心却也却也有很多的阴暗面。在东野圭吾笔下,越是貌美、没有攻击性的女子,其内心可能越是强大。美和子身上有着《白夜行》中的唐泽雪穗的影子。

不过,在《东野圭吾的最后致意》中,作者明确指出了嫌疑人有三名,也就排除了美和子的嫌疑。

《我杀了他》(一九九九年二月 讲谈社)

不用多说,大家也能看出来这本延续了《谁杀了她》的模式,只是这次嫌疑人增加到了三名,三人从三个视角以第一人称讲述事情的经过。在《梅菲斯特》上连载的时候,为了消除连载与单行本在阅读体验上的差异,我花了不少工夫。我找人事先阅读文稿,听了他们的感想后再着手修改。与此同时,网上有关本书的推理论战也愈演愈烈,作为作者,我实在非常高兴。然而,至今都没人提出愿意写写这种类型的小说。我想,这种手法要是成为一种固定的写作模式就好了,不过似乎推广起来还是有困难的。同系列的第三本书我也有想法了,名字就叫“你杀了人”,至于是不是继续沿用这本书的形式,我还没有想好。

本书出版于1999年,问世已经二十年整。然而,案件的真凶却仍旧没有定论。也许是东野圭吾刻意为之,又或许是其一大失误。网上的言论大多倾向于骏河直之是直接凶手。根据解密篇的提示,最后的关键在于药罐上。药罐上检测到了穗高诚前妻的指纹,也就是说药罐被人调换了。而有机会调换药罐的人只有骏河直之一人。但是,小说中间花了大量的篇幅去跟踪十二粒毒胶囊的来龙去脉,让每个人都摆脱不了自己身上的嫌疑,难以自圆其说,最后却要通过指纹来指出真凶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要有点失望了。

仅有 1 条评论
  1. 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