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读书笔记

最近越来越拖拉了。有好几本读完的书都没有在记忆尚完全时写下自己的一些想法。

这是我读完的第一本莫言的书。此前尝试读了《丰乳肥臀》和《生死疲劳》,没有读完。对于小说一类的书籍,我偏向于阅读电子版。这样在书籍的选择方面就有了极大的自由。在没有阅读目标的时候我会随机地试读一些书,读进去了便继续读下去,读不进去则过一段时间再读。我并不同意一些人所建议的坚持读完自己读不进去的书。

《蛙》从妇科医生——姑姑万心身上展开了新中国解放以后走过的曲折的农村生育史,从建国初期的鼓励生育,到八十年代的计划生育,再到千禧年以后的借种代孕。

这是一段沉重的历史,是一代人的痛。我也是计划生育的产儿。我是家里的次子,母亲曾给我讲过当年怀着我时提心吊胆四处躲避、与计划生育工作者斗智斗勇的日子,也总在我不听话的时候拿计划生育来镇我。以至于我在童年时只要走进阴暗的环境,眼前总会想象出三个穿着粉色制服、拿着大针筒的护士,悬着飘到我面前要抓我到医院。因此在读到姑姑万心听从党的号召“抓”人时,我不自觉地将母亲带入了王胆、王仁美等角色中,深感母亲孕育我时的不易。

时代在变迁,政策在更迭,人性似乎也开始慢慢向好,但是中国人流传几千年的男尊女卑、传宗接代的思想是抹不去的。妇女是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工具,生儿子是婚姻的唯一目的。蝌蚪的两次婚姻,都不是爱情的结果。

妇女的子宫像是国家的机器。党一声令下加大生产,机器便轰隆隆地加速运作,生产一个小孩,领一丈六尺五寸布票、两斤豆油;改令计划生育,机器便一个个收紧自己的锅门,收不紧的只能被强制处理掉。机器应该是、也只能是冰冷的。

小说以《蛙》为题,一是“蛙”同“娃”谐音,二是幼蛙在夜里的叫声像婴儿的哭声。蛙是变态生物,由蝌蚪变态而来。作者的笔名是蝌蚪,意为自己尚未变态或者不想变态。但毫无疑问“我”同姑姑、同这个社会一样,是畸形的,是变态的。人是环境的产物。这时代是荒谬的,而这个时代下的所有人也都是荒谬的。姑姑万心一心跟着党走,响应党的号召,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从受人敬仰的送子观音,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者、唯物主义论者,到了晚年却以捏泥娃助死婴转世投胎的方式为自己赎罪。环境对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前几日高考时我又再次关注了毛坦厂中学,这所号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中学饱受争议。每年有数万名复读生被遣送于此,像原材料一般被加工、打磨后,出现在来年六月的高考考场上。有人痛批这是对人性的泯灭,这是人间地狱。白岩松认为这是不该被嘲讽的,它身上寄予着多少普通家庭的希望。但是孰对孰错又有什么关系呢?众多高考生只是这个环境下的产物,环境影响了人,人也在改变着环境。莫言说,他人有罪,我亦有罪。时代的列车不停歇地向前驶,与之相背的尽被碾碎,而车上的每一个人都不能逃脱干系。

仅有 1 条评论
  1. 不错!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