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ICPC南昌邀请赛

5月31日 阴
六个小时的车程太漫长,比之于四月份的浙江绍兴之旅也太乏味了,没有麻将和捉妖作乐,跟着其他五个肥宅在睡觉和看手机状态之间频频切换终于熬到了站。

出站后打车去宾馆,本以为南昌作为一个二线城市消费不会很高。待到下车支付车费时发现二十公里的路竟然要花125元。这已经是我到目前为止付过的最高的一笔打车费了。我们达到宾馆后好一会,另一支队才匆匆赶到。他们的车费比我们更多,大概南昌的司机都比较“厚道”吧。

南昌并不是很热,但空气很潮湿,待了一会觉得暴露在空气的皮肤很黏。

酒店安顿好之后在楼下找了一家老南昌啤酒鸭炒粉。体验不是很好,可能选错了地方,口味一般且量太少。饭后徒步去了艾溪湖湿地公园,这里有成片成片的小湖以及成群成群的蚊子,总体来说不合我意。唯一好看的是一条莲池幽径。

莲池幽径


6月1日 雨
今天大雨下个不断,江西师范大学校园占地本就不小,雨水限制了脚力后更是显得漫无边际似的广阔。出地铁站后一路询问报道的地点,撑着伞走走停停终于找到了先骕楼。南昌邀请赛的装备很给力,T恤是白色的,要比西安邀请赛亮的发光的橙色T恤好看不少,还有一个红色的书包。
中午在食堂尝到了炒粉和瓦罐汤。虽然这只是在学校食堂里的饭菜,说不上正宗,但确实味道很不错,要比之前在别处吃到的美味很多。
下午的热身赛出了乌龙,四道题中有两道题数据都有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坐在对面的是一只由小学生组成的小学生联队,热身赛敲签到题的手速比我们还快。
小学生联队


6月2日
四题,铁。

签到题L题写完没有编译就直接交了,贡献了一发罚时。但当时并没有立刻意识到是编译的问题,我和吕明泽以为是多输出了回车。在配置环境和处理L题的时候何家伟读了K题然后上手敲完了。
我和吕明泽想了一会A题,虽然题目很短但没有好的思路,然后跟着榜看J题。一开始我提出了解法,但题目的数据量理解有误被否定了。何家伟写完K题后我读清了题,证实了解法可行,于是上手敲J题。敲完之后又是一发wa,我和吕明泽再次重新梳理算法,坚信算法无误后检查代码,把所有的变量改成long long 类型并将多余的回车删掉后再次提交AC了。
然后是F题,何家伟和吕明泽手推规律,我敲了一个打表代码。我敲完之后和何家伟对结果,但因为我敲的代码和他想要的结果不是一个东西,何家伟直接删掉代码上手写了O(1)修改、O(n)查询的算法。第一发wa了之后我和吕明泽尝试使用线段树和树状数组来解,而何家伟又换用了前缀和。三种解法都没有写出来,吕明泽重新写了O(1)查询、O(n)的解法后TLE。这道题卡了有两个多小时,但最后发现只是第一发何家伟的代码里变量i重复使用了。这道题我参与得并不多,因为规律是何家伟和吕明泽找出来的,当时也觉得稳出,结果代码实现问题很严重。
期间何家伟看了B题,一开始以为是高斯消元,小小尝试后放弃。
在剩余一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开了G题。吕明泽先是排序后找结果,我和何家伟选择了用BFS。但吕明泽跟我和何家伟并没有形成讨论,这个题到最后没有交出来。赛后一交流思路就想出了解法。
赛后再看这些题时,如果F题耗时不长的话,G题是有可能出的。在最后半小时的时候,一直出不了题,大家已经开始慌了,心态没有稳住。
比赛暴露出来的问题很多,收获也不小。
首先是对比赛编译环境的熟悉,对现场赛的编码与交题等操作有一定的了解。比赛中编译器多次卡死,以及无法查看提交过的代码,导致有些代码没有保存下来,走了一些弯路。
最大的问题是队友之间的交流不够充分、也没有完全互相信任。我在敲完F题打表程序并验证之后何家伟直接否认了我的打表程序自己上手敲。我当时认为我的打表程序没有错误,而何家伟则相信推出的规律,所以我把这个题撒手给他们俩做自己去看别的题了。赛后何家伟也说在我写J题的时候不相信我的解法。在交流的问题上,如果F题我和何家伟都理解了何家伟的思路并帮他找BUG的话,应该会很快找出小小的代码错误,不至于耗费这么长的时间。另外,在我和何家伟交流G题的时候,我和他一度快要吵起来了。事实上在平时的训练中这种问题普遍存在。我和吕明泽有时听不明白何家伟的思路,何家伟解释不太清楚,于是我们就推给他让他自己写,我俩去讨论别的题,不考虑他的感受。比赛时该有的最佳状态,应该是在三个人都交流清楚思路明白解法之后,再让一个人动手去写代码。这样会避免很多漏洞,出了问题也可以一起找BUG。沟通的成本要远低于一个人思考走入坑点然后一直找不出BUG的成本,交流清楚之后再动手写,效率才是最高的。
加大算法的学习也是必要的任务。就本次比赛来看,如果想要取得一个差强人意的名次,单靠平时写的模拟暴力贪心搜索是绝对不够的。更何况前面的规律题也是写得十分不顺手,根本没有留时间尝试后面的算法题。
这次比赛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让我们队对今后的训练有了很多想法。希望能在暑期的训练中找好方向,变强。

赛后坐地铁去了心念已久的滕王阁。进入景区时一眼望去不免有些失望,所谓襟三江而带五湖不过是眼前光秃秃的一座近代重建的楼台罢了。登楼之后,才发现楼的南面是一条抚江。这日的天气正好,鳞云压满了天,日光从云层中破出照在抚江上与高楼汇在一起,竟成了我本次南昌之旅见到最美的风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