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 禁酒

朋友发来一张截图,上面大致写了某学长喝酒导致窒息身亡。听说是队里的学长,来向我求证。

尽管没有上面没有名字,但显眼的特征让我再想不到第二个人:ACM队成员,比我大两级,保研清华。

怎么可能是他呢?我在大一的时候就认识了他,面容清癯,身子结实,文静,不爱说话。那时候他大三,带着我一起去北航参加校赛。去的路上没说几句话,连我这样自觉妙趣横生的人也哑口无言;比赛结束的时候却激烈地讨论着题目,热情得无以复加。在学校的食堂偶尔能碰到他和漂亮恩爱的女朋友相对而坐,老师口里也经常不住地夸赞:大一的时候连电脑怎么开机都不会的一个人,愣是拿了好多奖,保送到了清华。

三年里和他的交集仅仅如上述所言,但在我心里他无疑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怎么会酗酒身亡呢?说队里哪个学长酗酒我都相信,但绝不可能是他。

我小心地从好友列表中找到他,显示着wifi在线。我舒了一口气,果然不是他嘛。但我终究没敢试探地发消息过去,转而问了另一个学长。

嗯。H学长。是他。

简短而突兀的一句话,让我悲从中来。躁动的空气突然凝固了。

我访问了学长的空间,留言板上是他的妈妈和女友痛苦的追忆。我又收到了一些截图,是妈妈在朋友圈里发的长篇追悼。字里行间尽是万念俱灰的悲伤。我难忍读完。甚至连神也不愿听不幸者的告白。

我从中又了解到了一些信息。配文的图片,是他和老师同学们聚餐时的合影。我推测这些陌生的面孔,是他在清华的导师和同学们。这是他踏入清华校园的第一个春天,却永远留在了这个春天。

我不由得恼火起来。好一个源远流长的酒桌文化。

我也参加过几次被强制敬酒的聚餐。两位校团委的老师迟到两个小时暂且不说,一来便是要让每个学生轮番敬酒。敬酒的人敬一杯,坐席的人各喝一杯。如此下来,每个人都至少喝了十余倍。最后拍拍屁股走人,学生买单。呵。

回想起这些,我心里认定是那些老师逼着他成这样的。原来即使是道行高深的清华教授也没有办法跳脱这腐朽吗?

我又点开了他的空间,翻看他生前分享的点滴。这一次,却让我始料不及。

2019年6月22日,配图:两瓶茅台。
2019年6月16日,配图:两瓶茅台。
2019年5月31日,配图:二十扎青岛啤酒。
2019年5月25日,配图:若干杯啤酒。

我完全理解他保研清华时的春风得意,以至于毕业季的这一个月里,完全地毫无保留地被酒精填充,歇斯底里地与人分享快乐。但终究乐极生悲。

哎,身体健康又有天赋,已经是极大的幸运,无论如何都不该这样穷奢极侈地消耗自己的身体。而我在几个月前不也曾是这样无穷无尽地买醉,到底是在自杀。

愿在天堂安息。

已有 7 条评论
  1. 人生苦短,健康是福

  2.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3. 怎么说……感觉有点阔怕qwq

  4. 真的,像我这种不喝酒的多数情况都拒绝朋友约出去,所以导致有些朋友关系变淡。有时候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5. 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好好珍惜身边人

  6. 文章还不错支持一下

  7.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添加新评论